济宁教育信息网

导航切换
济宁教育信息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教育动态 >

2022年度“齐鲁最美教师”闫蕊:奇迹是爱的相依相伴

作者: 刘芳  来源: 济宁教育信息网    日期:2022-09-20 08:10

  大众网·海报新闻记者 高亚坤 见习记者 席玉晨 通讯员 李洪涛 泰安报道

  近日,宁阳县特殊教育中心教师闫蕊被评为2022年“齐鲁最美教师”。作为全省唯一一位获此殊荣的特殊教育教师,她专注深耕特殊教育领域21年,让教育的爱在特教课堂上流淌;她为96个听障智障孩子点亮了希望之光,用爱与责任,托起了折翼天使们的美丽梦想。

cc78a5ce6dc7dd3846d8ce4e8643c27c.jpg

山东省泰安市宁阳县特殊教育中心教师闫蕊(李洪涛 供图)

  9月15日,大众网·海报新闻记者在宁阳县特殊教育中心见到了闫蕊,一件简单的衬衫,一头干练的短发,眉眼含着温柔的笑意,站在讲台上给学生们讲解课文《春姑娘的故事》,讲台上的她满怀激情、热情洋溢。

  “我很庆幸在学生的关键时期能够拉学生一把

  1998年,中学刚毕业的闫蕊第一次在自己老师那里听说了“特殊教育教师”这个职业。当时的宁阳县就有一所特殊教育学校,里面的学生都是患有听力障碍的孩子。一直对教师工作心怀向往的她在深入了解了这所学校的情况后,毅然决定报考昌乐县特殊教育学校,从此结下了与“特殊教育”的不解之缘。“特殊教育比普通教育的难度更大,但就是因为这样才好像更加神圣。”闫蕊说。

  2001年,毕业后的闫蕊进入宁阳县特殊教育中心,负责听障孩子的语文教学和班级管理等工作。她在教学过程中探索出“课前三分钟说话练习”“作文专项训练周”等一系列适合学生的教学方法。从拼音到词语再到组织句子,从易到难,尽自己最大的努力帮助学生进行发音训练。长期的坚持使学生的语言能力有了明显进步,一个个“求学梦”在无声的世界里悄然绽放。

2022年度“齐鲁最美教师”闫蕊:奇迹是爱的相依相伴

闫蕊在培智班上为孩子们讲述《春姑娘的故事》。(见习记者 席玉晨 摄)

  闫蕊的语文班上曾经有一名乖巧认真、学习刻苦的女孩。2014年,她的父亲重病去世,她的状态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注意力不集中,总是一个人偷偷地哭。细心的闫蕊察觉到了女孩的异样,通过深入地聊天了解到她的家庭变故。她鼓励女孩写日记,用文字表达难言的情感。有一天,闫蕊在女孩的日记本中发现这样一句话:“我把闫老师教给我的舞蹈回家教给了我的妈妈。今天,我的妈妈脸上有了笑容,中国石油大学,我希望妈妈每天都能笑。”彼时的闫蕊终于松了一口气,她明白,当女孩开始爱别人的时候,这道坎儿就算是过去了。如今,女孩已经成为浙江特殊教育职业学院的一名大二学生。再次提及她,闫蕊说:“我很庆幸在学生的关键时期能够拉学生一把,在她人生下沉的时候能够托住她的梦想。”

  科学的教学方法使学生成材,温暖的人文关怀使孩子成人。正是在教书和育人方面的双重努力让闫蕊在特殊教育的道路上硕果累累,在她所带的2018届听障初中毕业班中,有80%的学生升入了省内重点特校高中。

  “奇迹是爱的相依相伴”

  尽管在听障教育领域已经小有成就,但闫蕊对于特殊教育的探索远不满于此。2018年,闫蕊开始接触智力障碍的学生,中国地质大学,他们大多为孤独症谱系障碍或者脑瘫患者,伴有严重的交流障碍。在送走最后一个听障学生毕业班之后,闫蕊开始负责培智班的语文教学,这于她而言是一个全新的挑战。提及培智教育的特殊性,闫蕊表示,听障孩子有一定的自控和自律能力,但是智力障碍的孩子主动性严重缺失,他们的不配合导致有效沟通很难实现。“再累、再辛苦、重复再多次我都不怕,最苦恼的就是我努力了半天,可能他都没看我一眼。”闫蕊说。

2022年度“齐鲁最美教师”闫蕊:奇迹是爱的相依相伴

闫蕊在培智班上教授语文课。(资料图 来源:李洪涛)

  尽管存在很大的困难,闫蕊仍然坚持走进课堂,走入学生的内心世界。她针对每一名学生不同的特点,制定个性化的教学方案,以极大的耐心和包容陪伴学生成长。“每一种交流方式我都会尝试,指不定哪种方法一下子就跟他搭上了。”闫蕊说。

  2021年,闫蕊的班上新来了一个10岁的男孩。他患有典型的孤独症谱系障碍,不与任何人交流,家长几乎已经放弃了对他的教育。他初到班级时,闫蕊尝试了各种方法,却都收效甚微。某天,闫蕊突然发现,他与班上一个孩子的母亲在秋千上玩得很开心,那温馨和谐的画面深深地触动了她,敏锐的她立即察觉到,孩子的症状可能是因亲子依恋关系的缺失而严重缺乏安全感所致。她根据自己的判断积极地做出调整,在后期对男孩的教学工作中,尝试以母亲的口吻和方式,从他喜欢的东西入手,与他进行交流。慢慢地,闫蕊惊喜地发现,他们之间的有效互动变得越来越多。“当他站在康复训练阶梯上很认真地盯着我看的时候,我就知道,我开始走进他的世界了。”闫蕊回忆说。现在,这个男孩子不仅学会与熟悉的人打招呼,而且变成了一个十足的“闫蕊迷”。有时他在地上调皮打滚,只要闫蕊假装生气,命令他起来,他立马就会停止哭闹,乖乖站起来。这对于一个患有严重孤独症谱系障碍的孩子来说,已经称得上是一个教育奇迹。而在闫蕊的班上,像他这样正在一天天变好的学生还有很多。

  “奇迹是爱的相依相伴,并没有什么特殊的技巧可言。”闫蕊说。

  “我和孩子们是双向治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