济宁市兖州区第二十中学 >> 首页

导航切换
济宁市兖州区第二十中学 >> 首页
当前位置:首页 > 社会新闻 >

在神话原型的穹顶之下

作者: 王芳  来源: 兖州市第二十中学    日期:2020-03-27 10:31

  6.批判以某具体文类为对象重心的狭隘文学批评观

  原型批评区别于其他文学批评流派的特点之一就是其显著的整合性、统摄性、内在性。它借助神话原型程式沟通起文学史上林林总总的文学作品,划分出神话原型移位的五大循环发展阶段模式,编织起一个以神话原型为核心的精致观念结构框架。它内在性地打通了文学不同发展历史阶段、各式各样文类之间的沟壑与界限,进而实现了弗莱对于真正文学批评的期待,即“逐步使文学这一整体可为人们所理解”(50)。所以那些被原型批评所否定的文学批评流派,不是如传记式批评那样只是从外部解释文学,或是依赖心理学、哲学、社会学等其他学科知识来代替对文学自身的解释,就是局限于单一的历史模式或层面来开展文学批评,最终只是“仅仅从一种模式中抽象出来的批评标准,没有一套足以概括关于诗歌的全部真理”。弗莱举例批评说:比如“褊狭的讽刺风气”弊端在于“不再从事道德判断,专门追求纯文字技巧及其它类似的价值”;“褊狭的浪漫主义”之弊在于“到处寻找天才,证明伟大人格是存在的”;又比如“主张高模仿模式的也有一帮迂腐学究,其中有些人至今还在试图照搬十八世纪甚至十九世纪的理想、规范的形式”(51)。除此而外的一种不利的文学批评情况就是专以某具体文类作为对象重心的文学批评,从而一叶障目,以点概面,得出狭隘片面的结论。所以弗莱批评“新批评派”时就说道:“新批评派建立在含混基础上的修辞分析同样是一种以抒情诗为中心的文学批评,它往往很明显地要从所有体裁中获取抒情的节奏。”(52)殊不知,从前面论述中可知,不同文类是以迥异的节奏类型作主导的。再比如,弗莱举例说,以不同类型的悲剧作品作为探讨对象就会影响最终得出的悲剧理论面貌,“亚里士多德的理论主要以《俄狄浦斯王》为基础的;黑格尔的悲剧论则以《安提戈涅》为基础。”(53)前者属于大人物的命运悲剧,后者属于社会悲剧,基础对象的不同致使亚里士多德与黑格尔两人的悲剧理论不可避免地出现质态上的差异。而原型批评的便利之处在于以一致性的神话原型程式整合与通观历史上不同类型的悲剧作品或不同类型的文学作品(如小说、戏剧、诗歌),集美大学诚毅学院,获得统一的整体性观念。例如原型批评认为悲剧就是对牺牲的模仿,所有悲剧的神话原型程式就是牺牲。而诸如华兹华斯、莎士比亚、狄更斯、康拉德等人的部分诗歌、悲剧、小说作品又都可以视为主要采取了悲剧性虚构文学的低模仿模式。

  但是,反对以某具体文类作为对象重心开展狭隘的文学批评,并不代表开展文学批评实践时不要考虑具体文类情形;恰恰相反,弗莱认为把握准确文类信息,对于文学批评实践具有至关重要的作用。他说:“如果司各特有资格称为传奇作家的话,那么光是按小说家的要求去挑剔他作品中的毛病,就不是良好的文学批评了。”(54)小说与传奇作为虚构文学的两种不同形式,各有不同规范要求和审美标准。他还建议最好将莎士比亚《哈姆雷特》看作主题文学而将弥尔顿的诗歌《黎西达斯》看作虚构文学来开展批评最为妥切。

  对于弗莱与其《批评的解剖》,有论者曾如此评价说:“此书的问世在西方的文学批评界颇有横空出世、一鸣惊人的气势和效应。”(55)的确,弗莱在《批评的解剖》中呈现出来的思想丰富深厚、繁杂斑驳,继承与启发、创新与歪曲、自信与牵强兼具。在其唯心地一味追求建构独立的文学批评之理论塔的过程中,有时难免给人以琐碎拼凑之嫌。这一点业已为学界所证明(56)。但是其中蕴涵的关乎文学结构、读者接受、文化研究、解构思想等理论之萌蘖,让我们顿觉原型批评颇有担负20世纪文学理论发展转承枢纽之气象。概而言之,对于文类理论发展来说,弗莱的神话原型批评的特点与意义在于:

  其一,继承并高扬俄国形式主义者提出的程序(程式)诗学。程序诗学以其文学内在性特征极好地呼应了原型批评建立独立的文学批评的初衷;加之原型批评对于“新批评派”只见树木不见森林式的做法的否定,客观上又为文类研究的在场提供了契机。如果说,俄国形式主义尚是停留于特定文类内部程式的研究之上,那么原型批评的文类理论可谓俄国形式主义文类研究的升级版,不仅规定了程序的内容——神话原型,以神话原型无法捐弃的社会与文化气息纠正了俄国形式主义过度倾向语言形式层面的痼疾,更是实现了跨文类的综合考察。这是自古希腊以来文类研究史无前例的一次全面大融合!这既是对于文类丰富性的肯定,也透露出某种文类解构的危机讯息,因为文类此时已经被还原为了不同的神话原型程式。其实,文类如此,文学作品的运命又何尝不存此危机呢?正如有学者研究指出的那样:“强调在文学作品中反复出现的基本神话模式,它经常会有危险,要把各种各样,各有特色的文学作品混成一种单一的作品。”(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