济宁市兖州区第二十中学 >> 首页

导航切换
济宁市兖州区第二十中学 >> 首页
当前位置:首页 > 社会新闻 >

陈建国书法艺术之我见

作者: 王芳  来源: 兖州市第二十中学    日期:2019-12-20 13:48

    陈建国书法的辨识度很高,“不随人后”,有着自己独特的风貌,但又处处合乎法度。我想这一切均源于他既继承传统、又吐故纳新,做到难能可贵的“脱胎换骨”。陈建国的作品始终活跃着古法用笔的范式、魏晋名士的风韵以及现代精神的因子。这“三位一体”的拥抱与融合,使其能够随心所欲地驾驭着如椽大笔,谱写出一幅幅具有画意诗情、入古出新的书法艺术交响曲。

    画意。书法是有关汉字的造型艺术。对书法形质的把握,历代书家都很重视。元代学者韩性在《书则》中说:“盖书者聚一以成形;形质既具,性情见矣;异者则体,同者其理也”。对此,吴冠中也深有体会地说,“形式”是他一生矢志不渝的艺术追求。从某种意义上说,陈建国是一位优秀的“书法造型师”。他深知形式美感对书法艺术的重要性。他的笔底毫端,一个个、一组组灵活多变、姿态万千、欹正俯仰,但又不失稳健的书法形象闪亮登场,光彩夺目。这其中的奥秘就在于他在“书意”中植入了“画意”,即强化书法的造型感,强调视觉冲击力。在西画中我们称它为视觉中心,在国画中称它为画眼,宛如一篇文章的“文眼”。陈建国善于运用丰富的对比手法,北京体育大学,使形式因素产生诸多对比,并统一服务于整体,以期更好地突出主体;几乎每个字在造型上都别有一番风采,或大或小、或正或欹,或疏或密、或紧或松,或分或合、或收或放,跌宕多姿,犹如将帅分兵部阵,根据不同情况调兵遣将,有时化整为零,有时聚零为整,如此才能出奇制胜。在陈建国的书法中,左右结构的字往往缩紧左边,夸大右边;上下结构的字,则缩紧上部,夸大下部,或者相反而变之;再有,陈建国书法在收放上做足了功夫,如拉长撇画,缩短捺画,拉伸“走之底”的长度,斜刺里来一刀,于章法上进行切割,留下了面积不等的空白;于此他借用了中国画构图中“经营位置”的布白手法,也就是“计白当黑”的阴阳辩证法在书法中的运用。这符合中国人最根本的宇宙观,即《易经》上所说的“一阴一阳谓之道也”。陈建国几乎每一幅书法作品都试图抵达如此的哲学意境,无疑大大地提升了他书法的高度和深度。

    诗情。自古诗书画乐就是一家,它们的美是天人合一的美;但诗又是其最根本之所在。吴冠中曾说:“一切艺术的本质是诗。”在沈尹默看来,“世人公认中国书法是最高艺术,就是因为它能显示出惊人的奇迹,无色而具画图的灿烂,无声而有音乐的和谐,引人欣赏,心畅神怡”。遍览陈建国的书法作品,我们不难发现,在他的内心,书法的最高境界依然是诗。他在书法作品中大量运用了对比笔法,进而产生节奏美;而这种节奏美在古典诗歌中表现为平仄、音节和押韵,可以把散漫的诗句组成一个整体,造成一种回环往复的审美效果。孙过庭在《书谱》所言:“一点成一字之规,一字乃终篇之准,违而不放,和而不同。”宗白华也说:“中国的书法,是节奏化了的自然,表达着一层对生命形象的构思,成为反映生命的艺术。”陈建国在书法创作中,注重捕捉一种“天机”,营造一种“浩气”,目的是打破陈腐的造作之习气,追求个性与率真之情,蕴含着一种高格调的诗情,让人读之心潮澎湃、流连忘返,在读者与作品之间产生心灵的呼唤与共鸣。

    入古。乍看陈建国的书法作品,纵情洒脱、逾越不拘,南昌大学,好像当代还没有人敢这样写。但懂行的人一看,就知道他的书法中有“东西”,那就是“传统的因子”。应该说,多年的文化和文物工作的管理实践,使陈建国见多识广,武汉理工大学研究生院,不仅眼高而且手勤。他在繁忙的工作之余,阅读和临摹了大量的历代经典法帖。在陈建国创作最多的行书中,可以窥见其在“二王”一路的笔法中掺入了魏碑的用笔。如何很好地找到碑帖结合的笔法转换,至今仍是一个在不断探索的课题,陈建国对此做出了有益的尝试。他在“二王”一路上下了不小的功夫,在结体和用笔上以米芾为立足点、上溯魏晋唐、下接明清及民国的大家,对宋四家,吴门书派,徐渭、董其昌,沈阳师范大学,以及“晚明书风”之大家傅山、王铎等心领神会,而且,他和当代书法名家沈鹏、尉天池等过从甚密,大大开阔了眼界。总的来说,在用笔上,陈建国承米氏“风樯阵马、沉著痛快”的爽劲利落之笔法,随意行留;在中侧锋的使转上,深得米氏三昧;在体势上,受黄庭坚、祝允明之影响;纵横舒展的笔画,造成雄放健朗、大气豪纵的笔势,因势利导,随章就势,形成了特有的风范与气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