济宁市兖州区第二十中学 >> 首页

导航切换
济宁市兖州区第二十中学 >> 首页
当前位置:首页 > 社会新闻 >

茅盾文学奖得主阿来:读书不需规劝 玄幻多看无益

作者: 王芳  来源: 兖州市第二十中学    日期:2019-12-19 08:28

  《尘埃落定》在2000年获第五届茅盾文学奖之后,作家阿来又于2018年凭中篇小说《蘑菇圈》拿下第七届鲁迅文学奖,在中国文坛,这样的“双冠王”并不多见。昨天,著名作家、四川省作家协会主席阿来携自己的新作《云中记》做客广州购书中心,为羊城读者带来了一场震撼心灵的创作心得分享。阿来也接受本报记者专访,揭秘了自己的日常写作生活。“我每天只写两三个小时,杭州师范大学教务处,不超过4000字,每天读书3小时以上。”阿来也给年轻人提出读书建议:玄幻、穿越、盗墓之类的书要少看,多看无益。

  文/广州日报全媒体记者肖欢欢实习生何思妍

  图/广州日报全媒体记者肖欢欢 杜安娜 实习生何思妍

  阿来41岁就获得茅盾文学奖,是最年轻的茅盾文学奖得主。他身材不算高大,说起话来慢条斯理,言谈举止都十分接地气,他笑言:“作家也是生活在泥土地上的,不是生活在天上的。”

茅盾文学奖得主阿来:读书不需规劝 玄幻多看无益

  新作反思如何面对死亡

  2008年5月12日下午,汶川大地震时,阿来正在成都的家中写作长篇小说《格萨尔王》。突然,他感到房屋一阵阵摇晃。他赶紧带着孩子往楼下跑,结果发现周围的邻居也都惊慌地聚集在楼下躲避地震。虽然没有亲人在地震中伤亡,但灾后他也没闲着。他开着越野车到灾区参与救灾,写作也因为地震中断了8个月。

  2018年,汶川大地震10周年。成都各地都拉响警笛声默哀,这些警笛声又一次打断了他的写作。听到了这个警报声,他突然泪流满面,10年来深埋心底的片段像电影镜头一样浮现在眼前。“我被一种强烈的情感冲击着,我刚打开电脑,就停不下来。”

  阿来说,对于书的格局,他甚至不需要搭框架,在自己的想象空间中,主人公只要按照他的逻辑和情感活动即可,自己的角色是跟随他,记录他。从5月到10月, 他写完了这个30万字的故事。直到封笔的那一刻,他才感到,心中埋伏十年的创痛得到了一些抚慰。

  在他看来,如果用一句话来点评自己的新书,那就是用颂歌的方式书写了死亡,同时歌颂了造成人间苦难的伟大的大地,让大家思考:我们该如何面对死亡?阿来说,我们过去面对死亡都是悲伤,“但悲伤有什么意义呢?所以,我希望自己的作品讨论的是死亡对活着的人有什么意义。在《云中记》中,死亡激活了一个人,把一个平常人变成英雄”。

  “写书之前不要老想着大卖”

  今年,距离阿来的成名作《尘埃落定》发表已经整整21年。直到现在,阿来还十分怀念20年前那种闭门“爬格子”的日子。

  阿来说,20年前的文学创作更纯粹,而现在的作家写作时可能是商业的考虑比较多。

  但他始终告诫自己,要安静地写作,不要考虑它会不会大卖。“尽管我的作品得了茅奖、鲁奖,但我每次写作肯定不是冲着得奖去的,否则,写作也太没意思了。如果没有情感的迸发,就算关在房间关几个月,也写不出一个字来。”他说,自己写作时不会赶进度,基本上每天只写作两三个小时,大概三四千字,然后就开始阅读,每天阅读的时间3个小时以上。

  阿来说,相比20年前,现在的年轻作家有了更多展示自己才华的舞台和机会。“只要你有才华,怀才不遇这种情况在今天是很少出现的。”

  候机时间都拿来写作

  说起读书,阿来似乎有说不完的话。他说,淮北师范大学,读书其实是个人行为,对于任何人,读书就应该是一件非常有乐趣的事情,不需要别人来苦口婆心地规劝, “过去我们劝人做善事,现在就连读书都要人劝,你说这算什么事?”

  阿来说,他并不担心网络的碎片化阅读。如今在网上既可以看碎片化内容,也可以看系统化的内容。阿来说,自己经常出差,就通过手机读大部头著作,比如《二十四史》,这些史书有很多卷,要天天随身带,不太现实,但在手机上读就很方便,就像随身带了很多座图书馆。“不读书的人总是会找到理由,那跟互联网技术本身无关,而是人自己的问题。我在飞机上、火车上都在读书,大同大学,有时飞机晚点,我就拿来读书,甚至我的一些作品都是在候机室写成的。”

  但对于当前不少年轻人热衷于在网上阅读玄幻、穿越、盗墓之类“另类”题材的作品,阿来表示担忧。他说,文学让人关注现实,增长介入社会的能力和洞察能力。如果年轻人老是读那些玄幻、穿越、盗墓等类型的作品,很可能就是因为缺少面对社会、生活的勇气,这是一种逃避的方式。“其实有些年轻人就是爱做白日梦,生活当中的自己可能很渺小,穿越一下到了宋朝就变成公主了,其实这就是一种逃避。”阿来说,短期来说,做做梦并没什么坏处,但是长期来看,就会有逃避压力的问题。“我希望他们的这种时期早一点结束。”阿来建议。

  名家

  对话阿来:

  把写作冲动不断摁下去

  广州日报:你说自己不太愿意当一个职业作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