济宁市兖州区第二十中学 >> 首页

导航切换
济宁市兖州区第二十中学 >> 首页
当前位置:首页 > 社会新闻 >

意象在诗歌创作的重要性

作者: 王芳  来源: 兖州市第二十中学    日期:2019-12-19 03:00

  诗歌是侧重表现诗人思想感情的一种文学样式。但感情并不是诗,从感情到诗,这中间有一个具体外化的过程,这个外化的过程既是意与象俱的意象构造过程,天津大学,更是思与境谐的意境营造过程。

意象在诗歌创作的重要性

  一首诗有无诗味,说到底是看这首诗有没有优美巧妙的意象。一首诗是否韵味独特,是看该诗有没有情景交融、虚实相生的审美意境。意象和意境是诗家写诗、诗评家论诗经常要用的两个术语。然而几本权威的写作教材,如华东师大出版社出版的《写作》、武汉大学出版社出版的《写作学高级教程》、甚至相当权威的《写作学新稿》,天津城建大学教务处,都非常巧合地出现了这么一种情况:强调意境的创造,淡化意象的创作和解析,有些甚至整个章节都未提出过意象这个概念。对于既成名作,欣赏者很自然的会为作品中的意境所吸引、所感染是正常的。

  也就是说,从文学史的角度或者从赏析的角度强调作品的意境是可以理解的。但写作教材不是专门再现文学史实,也不是特意进行作品赏析,而是使学生掌握必要的写作理论,懂得常用文体的基本写作规律,锻炼常用文体的写作技能。在常用文体写作中,诗歌的写作是教者较难讲授学生也最感发怵的,尤其是许多学生精心创作的诗歌,在行家眼里,了无诗味,一句简单的结论不像诗!诗味从何而来?诗歌写作的关键是什么?意境和意象之间到底是什么关系?本文现在对这些问题一加以探讨,一家之言难免偏颇,乞望各位方家指正。

  一般教材中认为诗歌的写作焦点问题在于意境创造,意境美则诗味足。本人认为诗歌的写作焦点应是意象组合,意象选择得巧妙,相互之间组合自然,融铸天衣无缝,自然意境独特。说到底诗歌的写作应是意象选择在先,意境是全诗写完之后呈现的一个整体内涵。即中国在意象,终点在意境,诗像不像,是看待有无诗味,诗味来源于意象;诗美不美,是看诗有无意蕴,意蕴来自意境。由诗味到诗美,其实就是由意象到意境的挖掘过程,离开了意象,意境就成了无源之水,无本之木。

  诗歌的创作过程,总是诗人对生活中的某种现象引起了特别动人的感觉,出现了异样的情思而获得第一个意象开始的,这第一个意象往往成了这首将要产生的诗的核心意象。这第一个意象是怎么产生的?可从写作的具体实践来看。一般诗歌的写作思路有两种:一种是先有情思,然后借物巧言之,谓之情思的物态化;另一种是诗人眼中先见某物,然后托物言志,谓之物象的情思化。意象是否透剔高妙,也就看这个情思的物态化和物象的情思化的功夫到家不到家了。如能物我交融心物两契则妙,若心物两离则难以引起读者共鸣。所以对于诗人来说,与其苦心寻找那可遇不可求的灵感,不如留心捕捉鲜美而易逝的意象。

  意象并非现代诗歌的专利。唐代诗评家司空图说:意象欲出,南京财经大学红山学院,造化已奇。(《二十四诗品》)胡应鳞也说:古诗之妙,专求意象。可见意象艺术是中国诗歌的传统,而把这种传统创造性地加以发扬光大,则是当代诗人自觉的审美追求和艺术倾向。简单的说,意象就是意中之象,是客观物象经过诗人的感情活动而创造出来的独特形象,是一种富于更多的主观色彩、迥异于生活原态而能为人所感知的具体艺术形象。意象一般以两种形态出现于文学作品中,即单个意象和整体意象。单个意象就是文学作品中最基本的艺术形象,整体意象则是一组或一串意象构成的有机的整体画面,也称意象体系。如马致远的《天净沙·秋思》中,枯藤、老树、断肠人在天涯等就是单个意象,人们常常又把这种意象看成是更大境界中的一个部件。它们不能离开整体,若离开了,单个意象就失去了它原来的意义。比如枯藤一旦离开了《天净沙·秋思》,枯藤便失去了这支散曲赋予它的悲凉色彩。所以从这个意义上讲,马致远的《天净沙·秋思》只有一个整体意象。

  意象是诗歌写作的焦点。意象是诗歌艺术的精灵。有意象就有诗味,无意象就无诗味。因此诗歌的写作既忌有意无象,也忌有象无意,如某刊物发表的一首诗《勤奋》,可谓有意无象:天才与勤奋作伴/成功与刻苦相连/不要期待幸运/也不要坐等明天/听天由命,是懒惰者的信条/把握人生,是勤奋者的箴言。这样的诗,只是一般哲理的直白,缺乏比喻象征,忽视形象,不讲意象,因而就像骄傲使人落后,虚心使人进步一类的小格言一样,作为格言尚可,作为诗实在不行。高尔基说得好:真正的诗,即使略带哲学性,总是以专讲道理的东西为羞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