济宁市兖州区第二十中学 >> 首页

导航切换
济宁市兖州区第二十中学 >> 首页
当前位置:首页 > 党建工作 >

教育机构频频跑路关门,家长报班提心吊胆

作者: 王芳  来源: 兖州市第二十中学    日期:2019-12-19 12:12

经济观察报 记者 李静 “你家孩子还在报VIPKID吗?我想给齐点再续报一年的课程会有风险吗?”10月28日,刘丽娜给在教育机构工作的表妹发送了这样一条短信。在得到没有风险的确认之后,她才联系了此前一直同她联络的销售顾问。

刘丽娜并不是第一次给她在上二年级的孩子报班,西北大学,早在学龄之前,她已经给她的女儿报过英语早教、绘画、舞蹈等多门培训课程,但类似于这种有关培训机构会否有倒闭关门的考虑,对她而言还是第一次。

“以前多是考虑培训机构的口碑、效果等方面,现在想得更多是自己的钱不能打水漂。就连韦博英语这样的大机构都跑路了,搞得现在报什么培训班都提心吊胆的”。刘丽娜担忧地说。

教育行业频繁发生的停业关门、跑路等事件,已经引起了刘丽娜在内绝大部分家长的担忧。

据经济观察报不完全统计,10月以来,上海、北京多个城市的培训机构频现倒闭关门潮,涉及机构包括韦博教育、韦博原旗下少儿英语品牌开心豆教育、凯瑞宝贝、爱乐乐享等10多家教育培训机构,培训范围从英语、早教、到艺术培训等多个不同教育品类。

课外教育培训的刚性需求叠加频繁倒闭带来担忧情绪,所产生的信任危机为人们印象中的朝阳行业——课外培训发展蒙上一层不确定阴影。

正阳传播机构创始人张瑞和他的企业多年来一直在做与教育机构传播相关的事情。在10月30日的采访中,他对经济观察报表示,这种不信任关系的传导对教育链条的两端发展是极为不利的。尽管一些教育培训机构不按照游戏规则出牌,不遵守市场规则,但绝大部分机构都是遵守规则的企业,企业经营不善关停是正常合理的现象不应轻易扩大不良影响。“另一方面,教育主管机构及市场监督管理局等部门也可以发挥相应职能,配合相关破产的培训机构做好清算处理,让深处其中的各方在态度和诉求方面得到合理的表达以及妥善的安排”。

培训机构倒闭潮

作为深处培训市场的需求端——学生家长王懿莹在这个10月过得并不好。

她为孩子选择的艺术类培训机构——童乐文创教育中心是在9月24日未提前告知的情况下突然跑路的。在此之前,孩子在培训机构上课时并无异样,平时微信中与授课老师交流互动也很好。直到遭遇停课,家长群里像炸开了锅一样热闹时,她才意识到这次栽了。

王懿莹是个谨慎的家长。会计师的职业特性使她对什么事情的风险性都格外敏感,在给孩子报班的选择上也不例外。

在林林总总考察过四五家绘画类培训机构后最终决定的这里,王懿莹理由有三:第一,年头够长。这家机构已经存活14年;第二,口碑好。老师都是资历深的老师,孩子也很喜欢在这里上课;第三,各种证照齐全完备。

为此,王懿莹感到很气馁。“已经这么谨慎了,以后我都不知道怎么选择了。”

同王懿莹一样,位于北京朝阳区的吕海洋在今年10月也遭遇了一场早教机构的“人去楼空”。她所报的是一家名为爱乐乐享的早教机构,选择的是朝阳大悦城直营门店。根据公开数据显示,这家机构是一家专注于幼儿教育的连锁培训机构,成立于2009年,迄今为止已经运营有10年,在全国28个省市开办了150多家线下门店。

“我一共花了1万5千元给孩子购买了66节课的课程包,有效期为一年半。现在刚上了6节课,机构就没了”,吕海洋说。

与大多数遭遇教育机构跑路的家庭一样,吕海洋是在突然接到早教机构的暂停营业的通知后就再也联系不到这家机构的负责人了。在她的微信群里,朝阳大悦城门店门店一共有两个维权群,目前群里人数已经增加到900多人。

10月19日,吕海洋和这些家庭组织了大规模的维权,涉及问题也已经向公安机关报案。在微信群里面,她了解到大部分人的报班金额在1万-3万元不等,初步估算,金额达到百万至千万元之间。

3天后的10月22日,爱乐乐享总部在其官方网站回应了关于会员剩余课时解决公告。公告称,公司将尽最大的可能保障会员合法权益,减轻给会员带来的损失,也恳请会员能再给一些时间,还会有更多机构跟我们合作,产生更好的方案。

对于告示中的解决方案,吕海洋觉得很气愤:“既然知道自己其他门店存在经营状况不好的情况,为什么还在之前继续招生。”截至目前,包括朝阳大悦城门店在内,爱乐乐享所在的回龙观门店、通州万达店、龙湖店等均已闭店。